跨链是伪需求?

解读波卡的10大误解:通货膨胀太高、跨链是伪需求、经济模型不够好

背景

2016年,Gavin Wood出走以太坊后,写下了波卡白皮书。跨链项目波卡在经历了漫长的研发和探索之后,终于迎来了其历史性的一刻,2020年11月,波卡的平行链正式开启Auction,首轮的5条平行链成功上线后意味着波卡完成了启动阶段。历时五年的波卡,终于印证了2016年白皮书中所概述的愿景。

与规模庞大的以太坊不同,波卡的发展历程相对来说,有些缓慢,也确实有着很多对波卡抱有期待的用户和团队有着同样的感受。

但是Gavin Wood作为推动以太坊技术实现步入正轨的人,他的能力毋庸置疑,而他离开以太坊是想实现新的愿景,即构建一个真正自由开放的平台。

因此,漫长而稳定的节奏,也导致波卡并没有持续的保持较高的热度,所有的研发和筹备都需要时间。再加上大部分国家目前都已步入冬季,疫情仍在继续影响着全球的经济。在市场低迷的背景下,不可避免的引发了一些对波卡的误解。

所以我们根据社区中最关心以及被质疑最多的问题进行了整理,希望通过我们的解答能让读者对波卡有更加清晰的认识。

关于波卡的十大误解

波卡每年通胀10%

波卡通证DOT初始发行量1000万枚,在2020年8月,对DOT的面额进行了拆分。所以现在新版DOT通证的初始总发行量是10亿枚,之后每年增发,总量无上限。

因为较早的描述,很多人将波卡的通货膨胀理解为是每年通胀10%,但事实真的如此吗?为了了解这个问题,首先我们必须理解波卡是如何通货膨胀的。

总体来说,波卡通过通货膨胀产生一部分DOT,并定向将这些DOT分配给特定人群,以支持维持波卡网络的参与者以及生态建设。

由于波卡采用的是NPoS提名权益证明来达成共识,有提名者和验证者两种角色,通过质押(Staking)通证成为提名者进而提名自己信任的验证者,验证者通过运行节点和确认区块来获得奖励,这个奖励就来源于通证的增发,因此形成了通货膨胀。

另外,波卡国库是波卡专为激励生态发展而设立的机构,其包括通货膨胀产生的DOT,因为不当行为而被系统Slashing(削减)的DOT,一部分交易费用以及平行线程中区块竞拍的部分费用共同组成的一个生态建设的资金池,而Staking奖励与波卡国库是波卡通货膨胀后的资金主要去向。

完整的波卡的通货膨胀,主要由以下几部分构成:(i1)通过通证的增发来奖励验证者和提名者的通货膨胀、(i2)为国库增发通证造成的通货膨胀、(i3)因不当行为引起的通货紧缩,也就是Slashing(削减)、(i4)交易费造成的通货紧缩。
整理成公式就是:通货膨胀率=i1+i2-i3-i4,而i1也就是需要增发通证奖励验证者和提名者引起的通货膨胀占比最大,是整体通胀的主要因素。

要更明白地理解这个共识,需要更清楚的明白国库的机制,通货膨胀的资金主要去了i1和i2部分,但是国库这个i2部分,除了通胀资金还有包括了i3、i4,以及国库会对一部分未使用的资金进行销毁(这也是整个波卡的唯一燃烧机制),但是i3和i4原本就不属于通胀部分,因此i1+i2相当于把i3和i4重复计算了,所以此处要再减去i3和i4。

综上我们发现,波卡的通货膨胀率是小于10的,因为一部分DOT通过国库的机制燃烧了。

而根据官方的数据显示:目前波卡的通胀率为7.8%。

波卡通胀太高也没有通缩机制

首先,波卡是有销毁机制的,在波卡国库的设计中,国库会在每个支出周期(波卡为24天,Kusama为6天)结束时销毁一定比例(波卡现在是1%,Kusama是0.2%)的结余资金。

其次,通货膨胀并不是洪水猛兽,在发展过程中是十分有必要的一个机制,适当的通胀有利于经济发展。

通货紧缩看似是在比特币上验证过可以提高其价值,但另一方面通货紧缩意味着钱会逐渐增值,这会让人们更惜售,不愿意使用钱,钱的流通率就下降了,如果是从货币的角度来看,这会使得流入经济体的钱变得少了,经济活动变少,整个经济体的活力就降低,不利于经济体的发展。

当然,对于比特币来说就是通缩使其增值,更贴近是一个储值的收藏品而不是像货币,价值的波动会抑制流通。

但是波卡的逻辑与比特币不同,比特币本身定位就是单纯的一个数字资产,而波卡的DOT则是波卡生态中重要的资源,是十分需要流通和被使用的,所以对于波卡来说通货紧缩是不利于其生态发展的。

但是另一方面,通货膨胀会让人们感知到手上的钱会渐渐地贬值,当然通货膨胀的情况要分情况讨论。过度的通货膨胀也会让经济崩溃,现实中津巴布韦、委内瑞拉等,已经很好地诠释了这个问题,在Crypto领域,过度通货膨胀会让持有的通证大幅贬值,并且没有其他的经济活动能高过这个通胀率,那么自然没有人想要长期持有。

而适当的通货膨胀,则会激励钱转向更能赚钱的经济活动中,会加速通证在经济体中的流通,意味着经济体的总体量就会增加,有利于经济发展。

而在波卡生态中,在机制设计上就已经给出了更赚钱的方案,比如波卡的Staking奖励就是超过其通胀的,其次还有类似于通过插槽拍卖获得生态项目的通证,这些通证的回报如果能跑赢通胀也是可能的。

所以,目前波卡的通胀如果有人觉得高了,是可以通过参与波卡的机制跑赢通胀的,因此,这种机制也是变相的激励持有DOT的人,去参与到波卡的机制中,要么支持波卡的网络,要么支持波卡的生态建设,是一种比较好的设计思路。

不过相信看到这里,依然会有朋友觉得波卡通胀7-8%依然很高,那么我们举一个现实中的例子。

我国近10年来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虽然官方公布的数据是平均约为3%,但是我们实际感知肯定不是如此,因为房产是被剔除出CPI计算之外的,并且不同商品和要素的价格涨幅程度是不一致的。

我们不妨用另一个近似的公式来测算,即通货膨胀率=M2增速-GDP增速。如此算下来,我们近10年的通胀率大约是7%左右。那么,我们已经在这样的通胀率下生活了这么久,有觉得这是一个不可接受的通胀吗?更何况波卡还有能跑赢通胀的Staking可以参与,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也有朋友会提出一个问题,DOT是会波动的,如果下跌,即使通过Staking这样的理财方式,可以抵抗通胀,但是总价值依然会亏,那怎么办?这就要考验具体操作的问题了,实际上通过仓位管理和一些套期保值等操作是完全可以对冲掉DOT下跌带来的问题,这还没有算生态发展的红利。

最后,波卡的通胀率是可以调节的。波卡是一个去中心化且带有治理功能的一条公链,在波卡的设计中,许多参数都是可以通过治理公投的方式进行调节。比如,波卡国库里会销毁一定比例的结余资金,这个比例就可以调整。

正如我们现实中各国会一方面增发货币,一方面又通过一些货币政策比如加息降息,加准降准等来调节货币的情况,使本国的经济在一个相对良性的状态下发展。
同样,在波卡的设计中,既有增发来激励波卡生态机制的发展,又有销毁机制,以及可以通过治理的方式来调控这些机制,让波卡能良好的发展,所以这是考虑的比较周到的一种设计。

波卡全是亚洲人在玩,部分地区政策一收紧就没什么进展了

在社区的反馈中,有不少粉丝也对波卡的用户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波卡都只有亚洲人在玩。其实在这一点上,从很多相关数据就能得到验证。

此前,Gavin Wood对波卡做了2021的年度总结,其中官方的数据中显示,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大约350个团队获得了投融资,相比于去年来看增长了3.5倍;并且仅在2021年,就有大约50人在早期融资(种子轮和A轮)中总共筹集了超过6.7亿美元的资金。

其次,官方的Element(聊天平台)在Substrate和Parachain频道中的用户从2500人已经上涨到了10000人,增长了三倍多;并且在Electric Capital报告中所显示,波卡开发者生态领先,有着大量的活跃人员,这也意味着波卡生态中有更多的潜在用户。

此外,Twitter是全球大型社交媒体平台(主要海外用户),Twitter的数据也是重要指标之一。
2020年底,波卡官方在其平台上的粉丝数量还不到10万,但短短一年时间后,Twitter账号的粉丝数量已经增长到了100万以上,就连Kusama的账号粉丝量也从3万增长到了20万。

不仅仅是Twitter,还有Reddit、Discord、Youtube等,这些海外社交媒体平台都有波卡的身影,并且他的粉丝量都保持着稳定的增长状态。
综上所述,这些大量的数据都足以让“波卡全是亚洲人在玩”的谣言不攻自破。

波卡跟EOS一样

大概是2020年下半年,因为波卡主网上线后,市场反应平平,加之本身的表现不尽人意,因此当年有许多人质疑,波卡是否会成为下一个EOS,尽管距离这样密集的疑问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但最近这种声音因为市场的表现而再次出现,或许有必要再次重申下,波卡至少目前看不会是EOS。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EOS的目标是成为一条标准的Layer1公链,通过建设公链下的生态来丰富其发展,反观波卡本身是Layer0的概念,旨在打造多链生态,而不是建设某一条链,这样的出发点也促使其发展轨迹完全不同。

其次,关于EOS“总所众知”的问题似乎已经成了当年信仰者的笑料,尽管融资金额巨大,但到手的资金也并未用于生态建设,甚至闹出了EOS社区通过DAO的方式冻结其官方账户的趣闻。
而波卡自主网上线以来,通过国库和Web3基金会的方式为生态发展贡献不少力量,诸如技术培训、Grant、Treasury、黑客松、Substrate Builders Program等等,也因此收获了丰富的生态,并成为2021开发者增速最多的区块链。

因此,我们从这些基本面来判断,至少当前的波卡和EOS的发展完全是两条线,而不是片面的因为市场因素错误的认为其就是同样的产品。

波卡的经济模型有问题,DOT在跨链场景中没什么用

这个问题的由来,主要还是因为在跨链过程中,比如Bifrost跨到Acala上时会消耗发起方Bifrost的通证BNC,而这个过程中不会消耗DOT,这里就有许多朋友提出疑问,波卡的通证DOT在这些跨链场景中并没有被使用,这些场景不会对DOT产生需求,难以捕获价值,这是不是波卡的经济模型有问题?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并不是。我们应该站在事物发展的角度看待波卡的经济模型。

首先,波卡是Layer0,而以太坊等其他公链是Layer1,所以价值捕获方式不同很正常。其次,虽然以太坊现在是最大的区块链平台,但是其经济模型对用户并不友好,每一笔操作都需要缴纳昂贵的gas费给到以太坊网络。这是一种对所有使用者收税的模型,好比我们在淘宝上每次买入一个产品时,还要额外交一笔费用给淘宝平台一样。

而波卡的创始人Gavin Wood本身就是以太坊的前CTO,也是最初将以太坊从设想在工程层面上实现的人,他当年是在比特币技术的基础上改进了一些,才有了现在的以太坊的经济模型,但是这样的经济模型在他之后来看是不合理的。
所以当他在设计波卡时就摈弃了这种会受限于比特币框架的设计思维,而是从更底层的逻辑去思考区块链需要怎样的功能来实现正常运转,并且还能够规避以太坊经济模型上的问题。

结合着波卡的目标是要做成一个Layer0的元协议,是一个更大的平台和网络,因此我们对波卡的价值判断更应该按照平台的思维来评判。平台的价值除了本身的经济体量,还要看其网络效应所具备的价值,这也是为何明明京东多年亏损依然受到资本热捧的原因。
纵观互联网领域的大平台,没有一个是处处收费还能做成巨头的,都是对C端免费,然后靠网络效应对B端收费。

而波卡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经济体,除了自身的通证,还包括其平行链的通证,其平行链中生态应用的通证,以及通过转接桥跨链过来的其他公链的资产。同时,波卡这种只对平行链这样的B端收费对C端免费的设计,是最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

最后,不要忽视波卡比较完备状态时对DOT的需求,尤其是波卡生态中会有一类公共利益平行链,他们是一种对所有DOT持有者都有益,本身的运行是没有其他通证,而是使用DOT运行的提供公共利益相关功能的平行链,他们也将会是DOT的巨大使用场景。

我们现在看到的波卡还只是很早期的一个情况,距离波卡比较完备的状态还相距甚远。
当波卡已经接入了几十条平行链,并且也接入了多条平行线程,以及有众多公共利益平行链正常运作时,届时波卡生态对DOT的需求才真正体现出来,我们以波卡的初期情况就下结论就太草率了。不过,波卡的发展确实还在早期,需要一些时间。

在波卡上实现一个以太坊没有意义

不可否认的是如今的EVM确实撑起了一片天,许多新兴公链都通过兼容EVM的方式迅速发展生态,由此形成了庞大的EVM生态,区块链领域中的大部分落地应用都在EVM的生态中运行着。
在波卡生态中,Moonbeam作为对以太坊的EVM和各类工具兼容性做的最好的波卡生态项目之一,也被认为是在波卡上实现了以太坊。尽管已经有诸多公链兼容EVM了,但是在波卡上再实现一个以太坊依然很有意义。

波卡的底层架构是不同于其他公链的,虽然看起来只是新瓶装旧酒的兼容以太坊,但是波卡的底层架构却更有优势,由此带来的性能也远比PoW的以太坊要高许多,转账费更低。
除此之外,波卡上实现的以太坊还能获得波卡的其他特性,比如互操作性,可扩展性,无需硬分叉即可升级等等。

如今Moonbeam已经顺利上线波卡网络,其表现也让支持其插槽拍卖的用户获益颇丰,看到Moonbeam开局如此顺利,也有朋友这么说,Moonbeam的成功不就证明波卡的失败了?因为波卡生态玩来玩去还是回到了以太坊的逻辑去了。

其实并不能说回到以太坊的逻辑就不好,我们看待技术发展也要遵循一些客观规律。
以太坊以及更大的EVM生态,确实是当下发展的最好的,其中有丰富的开发者和用户以及海量的资金。波卡有着更新的底层技术和更多的功能,在波卡生态上用EVM相当于使用新的底层技术去兼容老技术,既可以避免一些老技术的问题,又能将EVM上的开发者、用户和资金引入到波卡生态,并且提供波卡生态更多的功能。
通过兼容已有市场,再逐渐做迭代,发展新技术,不正是新技术落地的普遍方式之一吗?

波卡上线这么久了都没什么生态,做不起来

波卡是Layer0的元协议,与其他Layer1的公链发展路径不一样。

一般Layer1公链只需要一些生态开发者开发出一些成熟的DApp或者DeFi,就可以吸引用户和资金进入,从而激活整个生态,这样的启动速度确实很快。

而波卡是Layer0,不能直接承载智能合约,这就需要先构建支持智能合约的Layer1的平行链,之后才能在这些平行链上开发应用,再激活整个生态,波卡就比其他Layer1公链多了一个建设环节。
因此,同样的时间,其他Layer1公链已经开始跑应用了,波卡才刚刚建立起Layer1,确实会让人觉得波卡没什么生态。

但是换个角度讲,这相当于是把波卡的早期阶段与其他项目的中期阶段进行对比,这其实是没有可比性的。

不过,如今波卡的一些Layer1已经逐渐成熟,我们认为波卡之后的生态发展会非常迅速。

波卡生态可以兼容EVM并将许多EVM生态中的开发者和项目吸引过来,Moonbeam及其先行网Moonriver已经在几个月时间内就拓展了几十个生态项目,已经验证这是一条可行的路径。并且其TVL已经赶超许多知名公链,所以再说波卡没有什么生态,这话就太谬误了。

另外,波卡生态中有许多兼容EVM的平行链,当一个项目已经成功在波卡上的某条平行链部署之后,由于各个平行链之间许多架构是类似的,所以该项目往往可以很容易的在另一条平行链上快速部署,好比迅速在多个城市开连锁店一样。而平行链之间之后又能互联互通,对于这些项目来说也是一种增强流动性的手段。

所以,波卡生态项目要做起来也容易,既然如此,相信很快会有多条平行链像Moonbeam和Moonriver那样有几十个生态项目,波卡生态的崛起似乎就在眼前。

同样作为Layer 0,Cosmos比波卡更好

我们应该以包容的心态来看待各个项目,Cosmos也有自身的优势和特点,擅长解决一些特定场景的问题,Gavin在设计波卡之初也确实是受到了Cosmos的启发。
但没有说谁能颠覆谁,正如比特币的市值占总共Crypto的市值占比越来越小,以太坊生态在DeFi锁仓体量的占比也越来越小,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多条公链百家争鸣的多链时代,多链共存,互联互通会是今后的一个发展趋势。

事实上波卡生态中许多平行链项目也在走多链的发展方向,他们选择波卡作为基地,再横向扩展布局到不同的公链上。
比如波卡生态的Astar和Composable Finance都在研究跨链虚拟机,以与许多现有公链进行跨链,Astar还发起过构建Astar/Shiden&Cosmos跨链桥的提案,Interlay的比特币锚定币InterBTC也已部署到Cosmos上。

只不过,虽然Cosmos启发了Gavin,但Cosmos并不符合Gavin的设想,在他看来Cosmos不够去信任。
Cosmos Zone除了使用同一套共识机制Tendenmint之外没有其他选择,开发者没法在共识机制上有所创新,也不得不使用Cosmos SDK;Cosmos也不够可扩展,一个系统要想做到可扩展性,就要做到无需增加新的节点、无需增加额外的安全性,就可展开支持多条区块链。而这才有了现在的波卡。

当然,今后也会有许多团队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Cosmos或者波卡作为项目承载的公链,但这并不妨碍Cosmos与波卡之间采取某些方式互联互通。所以,不用以非此即彼的观念来看待这两个项目。

现在Cosmos有一些先发优势,其中跑出了Terra这样的明星项目,但Cosmos整体的开发者少于波卡。而波卡起步晚一些,目标更远大,所以发展的速度更慢一些,好在现在已经开启了波卡的平行链插槽拍卖,波卡的生态项目终于可以甩开膀子谋发展了。
如今正是关注波卡生态能跑出一些明星项目的最好时间,大家不妨多花一些时间关注波卡生态的发展,或许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波卡生态全是其他链上做过的生态,没什么创新

首先,同样是在铁轨上跑,高铁跟绿皮火车的效率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作为技术架构更新颖,功能更丰富的波卡来说,把现有的老的解决方案用波卡这样的新技术再重新实践一遍是十分有必要的。

其次,这些波卡生态的平行链里也会有许多在其他公链上已经成熟的落地应用,比如AMM、稳定币、Lending等等,不能因为这些项目没创新就觉得整个生态没创新。
对于各个公链来说有些功能是必要的,就好比是一座城市,总是会需要医院、学校等公共基础设施,所以对于波卡生态上的项目来说,也是需要的,并且有些需求的逻辑很简单,并且在其他公链上已经验证了可行性的,更应该在波卡上先实现一次。

有了这些基础,一些创新才会悄然发生。
比如波卡生态上Moonbeam就是被称为波卡上的以太坊,因其对以太坊兼容性做的非常好。在Moonbeam上是支持ERC721和ERC1155这些EVM上经典的NFT标准的,但同时,Moonbeam又是波卡的技术框架,因此一些创新的NFT标准比如RMRK也可以在Moonbeam上实现,这样就能既兼容老技术,又能承载创新技术了。

而与RMRK类似的这些项目属于一种创新的赛道——分布式区块链网络应用,除了RMRK以外,还有波卡上第一个原生跨链DEX项目Zenlink。

所以,新技术的波卡可以解决老问题,还能解决新的问题,而解决新的问题就会有创新的项目出现,而这样的创新已经在波卡生态中发生了,给波卡生态一点耐心和时间,不要急于下结论。

跨链是伪需求

我们经常会看到USDT和USDC会先在某条链上销毁多少数量,再在另一条链上生成多少数量,由于没有很好的跨链方式,USDT和USDC等稳定币就靠这种方式在不同公链上调控供给量的,这也很好地体现了跨链的需求。

再看看以太坊上WBTC的增量,在一年半以前其市值才刚到1亿美元,如今已经有120多亿美元的市值了,如果除开这期间比特币的涨幅,那么进入到以太坊的比特币资产就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数量就增加了25倍左右。
这也实证了某条公链的资产会希望到另一条链的生态中去参与能增值的经济活动,这就是实打实的跨链需求。

还是那句话,不要以波卡现在处于早期的状态,就觉得波卡的跨链场景没什么人用,而认为跨链场景是伪需求,不妨再多点耐心。

后记

在上述的10大误解中,我们会发现有的问题是老生常谈,有的问题是随着市场的波动而发生变化,从这个角度来看,怀疑与信仰似乎也总是时而远离,时而交叉,很好的反映出了大家的情绪波动,不过当我们充满怀疑时,反而需要冷静的思考,并回到原点来看事物本身的发展。

自从波卡主网上线以来,很多人喜欢拿波卡和以太坊对比,当然目前已经少了许多,我们不妨再回看二者的类比情况,单从时间线上来说,以太坊比波卡早诞生了2-3年,因此生态发展落后一些也是情理之中,只是在非同一起跑线上来竞赛的话,后者只有仍受前期的不看好并奋起直追才是真理,所以,我们需要再耐心点。

最后,时间都到了2022年,有的误解也该销声匿迹了,我们也需要重新思考一些逻辑,当然,每个人的经历和思维逻辑不同,我们尽量求同存异

24小时热点

元宇宙系列之Web3.0已具备体系性的基础设施

Web3.0定义:从后端生产关系革新开始。Web3.0是结合 ... 置顶

53575

NFT和Token有区别吗?

一直以来,没有写过任何关于NFT的文章。不写,不表示不关注、 ...

29286

归藏

上海市人民政府:支持龙头企业探索NFT交易平台建设

沪府办发〔2022〕11号 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

4383

蝶宇宙

元宇宙赋能场景金融:商业银行竞争发展新赛道

数字经济时代,商业银行间的竞争已经从传统的网点、人员投入的竞 ...

4783

BiBiNFT

上海数字规划:放开NFT交易的“令箭”?

7月13日,上海发布《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简 ...

3061

DapperLabs

元宇宙:一场新的技术革命

持续火爆的元宇宙概念,在文娱游戏、科技产业、资本市场等多个领 ...

5452

Nexo

识别Web3新的稀缺性:开源开发者

在用户零转换成本和所有代码是可分叉的时候该如何竞争? ...

3121

沸寂pheagee

元宇宙行业专题报告:大厂陆续布局 推动行业发展

1.元宇宙概况 1.1 元宇宙:与现实平行的虚拟 ...

4579

METABOX

Web3“入侵”手机圈

“消息还没有正式公开,华为至少有三个部门在研究和探索Web3 ...

4833

DAO加密咸鱼

元宇宙持续火爆 这些问题值得思考和警惕

持续火爆的元宇宙概念,在文娱游戏、科技产业、资本市场等多个领 ...

7709

T网

判断一个Web3项目的好坏

区块链网专职打假记者Kevin Chen报道:进行属于自己的 ...

1295

伽作Meta

热点专题

元宇宙是基于多种技术打造的虚实相生的数字世界

当前,部分人士仍然认为元宇宙不过是混合现实和数字孪生技术的一 ... 置顶

38421

NFT艺术品到底是什么?

Beeple,“EVERYDAYS: THE FIRST 5 ...

2183425

Opera House

最全的NFT发展史

当我们理解一个新生事物,必须要首先了解其起源,通过对其源头以 ...

1679855

iBox

中国成功学十大“大师”

陈安之 陈安之,男,汉族人,1967年12月28 ...

1284532

MakersPlace

什么是IDO?这种模式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要理解IDO(Initial DeFi Offering)初 ...

1020193

Bitstamp交易所

有黑客采取新型 USDT 假充值手法

根据慢雾区情报,有黑客采取新型 USDT 假充值手法,黑客采 ...

830002

欧易交易所app下载

2020中国区块链行业报告

2019年对区块链来说是充满了机遇与挑战的关键性的一年。在后 ...

796905

知信链

深度解读元宇宙 Decentraland

Decentraland 基于以太坊构建,是由用户共同拥有并 ...

720596

ImToken 多链钱包

Uniswap是什么?

注意!币圈老虎机已开启

590972

量子链钱包

4种利用永续合约资金费率套利的策略

下文将介绍在保持市场中立的条件下,如何从永续掉期资金费率中套 ...

571122

Venly

国内NFT平台是怎么赚钱的?

2021年被称为NFT的“元年”,互联网巨头、各大企业、艺术 ...

559394

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