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化的实体证实了中心化

去中心化量化与应用探索:如何重塑科技和治理?

区块链网专职打假记者李文浩报道:现实中,区块链内的去中心化是一个不断发展的概念。当下,我们必须对各种场景的去中心化作分析,看看它是如何适用于各种应用。

在这篇综述文章中,我们将解释:

  • 去中心化衡量指标

  • 去中心化系统的好处

  • 不同项目对去中心化的采用

  • 去中心化的善意批评

去中心化是一个概念,它在历史上描述了一种地方治理结构,其中规划和决策的责任不在中央机构,而是分布在其成员中。

尽管「集权」和「分权」这两个词直到 19 世纪才被创造出来,与整个欧洲的重大政治动荡有关,但这些概念从社会诞生之初就已经存在了。尽管分权在包容性、代表性和个人自由方面有明显的好处,但人类历史仿佛是一部中心化权力的学习史,因为它在决策效率方面优势明显,并在大的地理区域下更加有效。

(译注:本文讨论的 centralization 和 decentralization,在历史语境中表示「集权」「分权」,此外多翻译为「中心化」「去中心化」。)

然而,近来的技术进步使去中心化的原则得到了更有效的利用,现在去中心化的有效治理成为了可能,许多历史上的限制不再适用。

是一种机制,也是一种选择

需要提到,区块链的出现为开发新系统提供了机会,这些新系统更有效地采取了去中心化,这里说的去中心化,既可以是一种成员代表治理模式的机制,也可以是用户选择通过去中心化经济获取和开发应用功能。

虽然该术语的历史定义,即作为「集权」的反面,仍然有其意义,但「去中心化」一词本身已经成为某些区块链技术的同义词,并在确定其技术、法律、经济和政治功能时备受关注。尽管对去中心化仍然没有统一的单一定义,但在区块链中使用该术语通常带有某些特征,可以追溯到最初的比特币白皮书[1]。

虽然白皮书中没有明确提到「去中心化」一词,但在没有「中央机构」「可信赖的第三方」的情况下构建组织和流程、从而进行交易或与他人互动的能力,已经在行业内有了一个独立的概念。去中心化技术的应用、监管行动、法律分析、经济潜力和政治理论的发展为去中心化的含义提供了额外的背景,因为去中心化直接关系到公共区块链和建立在这些区块链之上的应用程序。

本文的目标是帮助澄清为什么去中心化的概念催生了广泛的加密货币社区。 虽然一个统一的全面定义无疑会比目前的情境式定义更加清晰,但现实是,区块链内的去中心化是一个不断发展的概念。当下,我们必须对各种场景的去中心化作分析,看看它是如何适用于各种应用。

在这篇综述文章中,我们将解释去中心化的不同组成部分,去中心化系统的好处,不同项目对去中心化的采用,以及对去中心化的善意批评。本文将作为一个 TL;DR,总结去中心化的概念及其目前的使用情况,同时为那些有兴趣深入挖掘特定领域的人提供更多资料。

区块链在政治上是去中心化的(没有人控制它们),在架构上是去中心化的(没有基础设施的中心故障点),但它们在逻辑上是中心化的(有一个共同商定的状态,系统的行为像一台计算机)。——《去中心化的意义》[2],作者:Vitalik Buterin(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这篇文章并不是要对「去中心化」一词达成一个囊括的定义,或作为项目去中心化的客观衡量。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曾经写了一篇题为《去中心化的意义[3]》的文章,指出精确定义这个术语的难度。

衡量去中心化的尝试包括:Miles Jennings 关于去中心化的原则和模型的论文[4],Balaji Srinivasan 关于中本聪系数的文章[5];北京交通大学的一篇论文[6],使用各种指标来衡量去中心化;以及 Ketsal 的文章[7],描述了衡量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开放标准。鉴于该领域不断发展的性质,我们将随着该议题的不断发展,发布本文章的更新版本。

「把去中心化作为最终目标,往往意味着瞄准一个模糊的、可能移动中的靶子。」——《区块链网络中心化程度衡量指标》[8],作者:Josh Garcia 和 Jenny Lueng

Layer 1 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标准

包括以太坊在内的许多区块链的核心价值主张是作为一个无需信任的基础设施,在这之上开发人员可以建立不可篡改的、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虽然其他区块链正在努力实现渐进式去中心化,但以太坊作为第一个智能合约平台——即原生启用智能合约的区块链,允许在区块链之上构建各种可组合的应用——的先发优势和广泛采用,使其成为第一层区块链去中心化的自然基准。

Coinbase 工程师 Yuga Cohler 甚至说[9],以太坊即将过渡[10]到权益证明共识机制,如果成功,将「证明去中心化作为社会组织原则的可行性」。

构建在 Layer 1 区块链之上的应用程序继承了基础层的一些去中心化属性,但只是构建在去中心化层之上并不意味着应用程序本身一定是去中心化的。

虽然应用程序默认继承了其基础层的不变性和抗审查性,但每个应用程序都会做出设计上的权衡,影响单个应用程序的去中心化程度。换句话说,去中心化的基础设施层提供了一个基础,去中心化和中心化的应用程序可以共同工作,每个应用程序和相应的社区各自决定做出什么样的权衡,来实现他们所期望的去中心化状态。

以太坊的去中心化水平并非没有批判声音。流动性质押带来的中心化[11]和单一客户端的风险[12]经常被讨论,被认为是以太坊区块链的潜在中心化挑战,这两种批评都围绕着未来网络中可能出现的意外中心化故障点。

「少即是美」

这两种担忧的具体细节不在本篇文章的范围内,其他地方有详细的讨论。关于流动性质押带来的中心化,请参考以太坊研究员 Danny Ryan 的这篇文章[13]和去中心化质押服务提供者 Lido [14]的研究。关于单一客户端风险的更多信息,请参考以太坊研究员 Dankrad Fiest 的这篇文章[15]和 Ethereum.org 关于客户端多样化的内容[16]。

以太坊区块链可以被认为是一个「足够去中心化」的基础设施,来作为讨论去中心化的基础。比特币区块链当然也符合「足够去中心化」的条件,但在设计上,与以太坊更灵活的智能合约平台相比,比特币协议嵌入的功能较少。

比特币社区在很大程度上遵循「少即是美」的精神,比特币本身就是去中心化的代言人,因为与更复杂的协议相比,简洁带来更少漏洞。这篇文章不会对这个论点进行展开,除了承认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程度够高,而且比特币一直在建设闪电网络[17],以支持更多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

以太坊拥有一个更强大的应用生态系统,可以讨论不同程度的应用去中心化,但比特币开创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这一成就,为整个行业铺平了道路。

关于具体的以太坊和整个区块链的更多基本背景,本文的共同作者 Bruno Lulinski 写了《以太坊简单指南》[18],其中介绍了区块链、DeFi、NFT、以太坊社区的决策过程以及未来以太坊扩展解决方案。

去中心化的不同组成部分

去中心化对更广泛的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一些价值主张至关重要,因此,将这个术语的含义相对于它所适用的领域来谈是有道理的。去中心化的要素既是离散的(即,「项目在这个特定领域是否去中心化?」),也是相对的(即,「一个组成部分的去中心化如何影响项目在另一个领域获得的去中心化?」)。

由于某个组成部分的去中心化与另一个组成部分的去中心化意义不同(虽然它们有共享的基本活动,会对其他事物产生影响),项目需要考虑每一个组成部分,以便能够按照预期的方式运作。

去中心化的组成部分被分成三大类,涉及去中心化系统在三个轴上的有效性,即技术、经济和法律权力的去中心化。

正如 Miles Jennings 在他讨论去中心化原则和模式[19]的深度文章中所说,「这些去中心化的 Web3 系统的有效性将取决于其安全性、经济性和信息对称」——对应上述所列的三个组成部分。

技术上的去中心化——全球无需许可基础设施层和建立在其上的应用程序需要可信的去中心化的技术支撑。底层区块链为各种应用程序的链上组件提供了执行层,但应用程序本身仍然需要自己的技术去中心化,其形式是与底层智能合约互动的无需权限客户端、用户拥有的数据(以及数据移植的便利性),以及由广大参与者以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的形式对智能合约进行去中心化治理。

考虑技术去中心化时要问的问题;这些系统是如何设计的?如果需要的话,如何进行升级?哪些程序可以支持升级的执行(如 Compound 的 48 小时时间锁[20])?什么区块链支撑着应用程序,以及应用程序需要作出什么权衡?用户是否可以轻松地「愤怒退出」一个系统,即用户可否退出系统并使用(或建立)与核心协议互动的不同方法?

从确定区块链本身的去中心化的角度来看——有多少客户端,用于矿工 / 验证者的客户端如何分布?个人参与者如何验证给定区块链的真实性,以及个人参与该验证过程的难度几何?还有很多方法可以考虑区块链的技术去中心化。

最终,技术去中心化是经济和法律去中心化的必要基础。

经济上的去中心化——公共区块链为重新想象一个应用程序的开发者和用户以及围绕该应用程序的邻近利益相关者之间的经济互动创造了机会。在「传统」的区块链前世界中,公司被激励将其用户视为价值提取的来源,主要是以用户生成的内容或最终用户的相应数据的形式,然后在公司和愿意的广告商之间进行幕后交易。

区块链允许没有中心领导的系统,允许平衡对应用程序的开发者、贡献者和用户的激励。这些经济上非中心化的结构基本上是新一代的开源软件社区,但有内嵌的、透明的经济模式。在一个经济去中心化的生态系统中,贡献者可以参与到应用程序的价值创造中,同时让自己的贡献获得补偿。

考虑经济去中心化时要问的问题;应用程序的基础代币是如何设计和分配的?空投是如何设计的,早期项目开发者如何考虑,以防止大部分项目代币过于集中?早期投资者和项目贡献者如何得到补偿,各方的代币锁定是怎样的?DAO 国库的分配是如何进行的,即资金如何分配给旨在促进项目使命的倡议和 / 或工作组?

法律上的去中心化——在去中心化的技术机制和经济利益之外,还有监管和合法性的问题,包括税收、责任、所有权、知识产权、报告和隐私。虽然美国证券法是确定去中心化系统如何利用数字资产的一个重要分析领域,但它并不是受公共区块链去中心化影响的唯一法律领域。

尽管去中心化存在于现行法律体系中——最明显的是普通合伙形式,但去中心化系统与引起现有法律的活动极为不同,如何将为参与和责任制定的默认规则很好地适用,这里存在重大疑问。

除了与现有规则和法律的表面相似性之外,通过区块链进行的去中心化活动代表了股权、所有权和控制权等概念的重大变化。这些差异强调了与引起现行法律和法规的活动不同的关系和责任,存在于区块链上的去中心化组织,会面临哪些法律问题,有着重大的不确定性。

由于这些活动能够产生应税事件,并引起诉讼,预计在考虑法律去中心化时,税收和责任将很快成为与证券法同等重要的事项。

早期的项目需要某种形式的中心领导和规划,以确定项目的目的并提供关键的激活能量。这些团队可能会在即将去中心化的项目中保留一些影响,其影响的程度,可能会对该项目是否被监管者和其他政府当局认为是去中心化产生重大影响。

影响的程度

证券监管主要源于防止市场参与者之间信息不对称的愿望。虽然法律上的去中心化概念没有明确的标准,但早期项目参与者在去中心化过程中的影响程度,以及参与者之间的信息透明度,将是决定一个项目是否符合法定的去中心化的关键。

许多人已经从证券监管的角度对去中心化的话题写了高质量的概述。

  • Scott Kupor 曾写过关于加密货币的关键监管问题[21],并描述了确定代币是否为证券的考虑因素[22]。

  • David Kerr 和 Miles Jennings 撰写了一份关于去中心化组织的法律框架。

  • Stephen Wink 和 Shaun Musuka 写道完全去中心化[23]是避免证券监管的明确途径。

在考虑法律上去中心化时要问的问题;早期项目组有多大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来自哪里?他们的影响力是来自于在所谓的去中心化的组织中保留的超级投票权,还是来自于他们在公共决策过程中的声音?早期投资者的影响力有多大?社区成员是否能被其他社区成员追究责任,项目是否取决于中心机构的努力?是否因组织的结构设计,不同的利益相关者是否有不对称的信息?在下面的证券法部分有更多关于法律上去中心化的内容。

去中心化系统的好处

如上所述,「去中心化」一词本身就是对「中心化」一词的一种反映。看看一个去中心化系统可能具有的属性,如抗审查和分布式决策,可以更容易梳理这个概念。

抗审查

抗审查性是指没有一个管理机构可以单方面决定限制网络中另一个参与者的行动。从历史上看,人类之间的协调一直依赖于某种程度的信任。

两个人之间的货物交易需要相信双方都会将货物交付给对方,在冲突的国家之间达成某种休战或条约需要相信另一方会遵守商定的条约。

部署在去中心化公共区块链上的不可改变的代码,为抗审查、保护隐私的创新奠定了基础。这些抗审查系统还不是完全不可强制的,但它们对我们在加密货币之外所依赖的机构和平台(各国政府、社交媒体平台等)起到了必要的衬托作用。如果基础设施层(区块链本身)不是去中心化的,一个强大的政府要关闭它是很简单的——只要找到负责网络的一方并胁迫他们。

正如中国的比特币禁令所表明的[24]那样,去中心化使得这很困难,因为审查足够的去中心化系统超出大多数政府的协调范围;就在中国比特币采矿禁令的几个月后,中国出现了几个地下采矿业务,以填补禁令留下的空白。

面对专制政府,个人也曾使用 NFT 来保存信息[25]——然而,这些 NFT 仍然需要个人的匿名性,以避免来自政府的直接胁迫。甚至像加拿大[26]这样的民主政府最近也表示愿意通过强令金融机构[27]对一些公民进行财务审查来行使审查权。

权力和影响

其他国家,如乌克兰,在跨境汇款公司最初限制[28]向乌克兰汇款时,有效地利用了[29]公共区块链的抗审查特性来资助他们的防御(这些向乌克兰汇款限制后来被放宽)。

像苹果、脸书和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已经有了巨大的权力和影响力,不管是否愿意,他们被卷入了关于所在平台上的互动的公开辩论(包括其经常有争议的决策[30]是如何制定的)。推特经常被政府用来与选民直接沟通,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来说明去中心化的好处——2018 年,推特取消了对独立开发者用来在推特上建立应用程序的各种 API 的访问。

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将对像 Twitter 这样的决定具有抗审查能力。事实上,透明的、无偏见的参与规则本身就是一种抗审查,基于区块链的应用自然而然地继承了这种味道,因为默认情况下,部署在公共区块链上的代码是开源的。

即使 Twitter 的前首席执行官 Jack Dorsey 承诺开放协议和长期中立性(正如他后来所感叹的[31]那样),在足够长的时间范围内,抗审查的 Twitter 的承诺总是会落空的——这是自然的博弈论结论。开放代码和允许用户拥有私人数据的概念,与建立在封闭协议上的公司的商业模式是根本对立的,这些公司依靠其终端用户的数据来为其股东创造经济回报。

对攻击和去相关的弹性

Vitalik Buterin 认为[32],与中心化系统相比,去中心化系统对攻击的弹性更大,意外宕机的可能性更小。

最关键的是,由于没有敏感的中心故障点供攻击者攻击,去中心化的系统一般来说攻击成本更高——攻击者不可能直接渗透到以太坊基金会并按下一个大大的红色「中止」按钮(因为没有大大的红色按钮),攻击者也不可能制服 Buterin 并迫使他关闭区块链(因为 Buterin 没有那种中心化的权力,尽管他是最初的创始人和规格制定者)。

在应用层面,信任假设、密钥管理和安全实践将有所不同,这意味着对攻击的复原力水平不同。Layer 1 区块链对攻击的弹性仍将提供一个可信的、中立的、无需许可的基础设施,供应用开发者使用。

去中心化的网络也倾向于培育重复的系统,导致更强大的安全性。Tim Beiko,以太坊开发者社区的主要协调人之一,最近在 Farcaster[33] 上称重复系统的这种好处为「不相关的故障模式」。一般的想法是,多种解决方案,即不同的客户端实现,对特定问题的不同方法,或只是不同的思想流派,可以减少整个堆栈发生灾难性故障的概率。

(Beiko 在技术上使用「去相关」和「不相关的故障模式」来替代这里的「去中心化」一词,因为很难量化去中心化。我们使用「不相关的故障模式」作为充分去中心化的系统的基准。因此,从我们的角度来看,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必然会有不相关的故障模式,但无论如何,观点是一致的)。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就是一个在相关风险下发生灾难性失效的例子,在这场危机中,由抵押债务、信用违约互换和泡沫化贷款行为的兴起所造成的风险被评级机构不适当地承保了。这个高度纠结的风险网络导致了相关的失效,因为房主违约,导致贷款人违约,导致对手方违约,导致了大灾难。

承保系统性的相关风险是困难的,在复杂的相互关联的系统中,灾难可能发生。通过区块链的开放边界对系统性风险进行去相关,可以帮助减轻这些风险,减少攻击范围。

「如果你在 2007 年问一个普通人。『如果事实证明投资者对由次级抵押贷款切分构建的合成型担保债务凭证的超级优先级风险定价错误,会对你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那个人可能会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无法想象这组词会如何影响我。』但它确实发生了。」——Money Stuff[34],2022 年 5 月 12 日,Matt Levine

透明的激励机制和去中心化决策

虽然上市公司的股东可以成功地向董事会请愿,将股东提案纳入年度委托书,但董事会在必须纳入讨论的提案方面有一定的宽松度[35],许多大型科技公司(例如 Facebook、Snap 和 Google)的双类股份结构使内部人拥有超级多数[36]的投票权,使利益相关者无法施加重大影响。

虽然去中心化决策系统并不完全是一种工具,但它确实能够实现治理的透明度,有可能提高关键决策过程的公平性和有效性。对去中心化决策系统有一些善意的批评,包括早期项目团队所要求的必然集中的焦点,公地悲剧[37],以及在这些类型的横向分布的决策过程中可能表现出来的选民冷漠[38]。

这些分布式决策系统的治理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话题(这将在未来的 DAO 研究协作文章中讨论)。然而,去中心化系统的支持者认为,透明地记录行动是去中心化组织的主要好处之一。

对去中心化的批评

尽管偶尔会被误解为如此,但建立在公共区块链上的去中心化经济并不是对所有中心化实体的替代。相反,它是一种结构的扩展,将允许去中心化和中心化组织使用以前在技术上不可行或不实际的方式进行互动。尽管如此,在公共区块链的背景下,仍有一些对去中心化的善意批评,下面将讨论这些批评。

只有完全横向的结构才能被认为是去中心化的

对一些人来说,去中心化的想法意味着完美的非等级结构,完全没有结构,没有指导或领导。一些批评去中心化的人认为,在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中,任何由少数参与者施加的影响都证明这个系统是中心化的,或者任何建立结构的尝试都保留了中心化。

这种说法被用来说以太坊不是去中心化[39]的。但正如这篇文章所描述的,去中心化有各种形式,必须通过特定的参考框架来区分不同类型的去中心化系统。

Gitcoin 的 Kevin Owocki 在一个 Twitter 串推[40]上讨论了这个问题,他指出,去中心化可以指「通过无需许可的代币进行去中心化治理」,而不是「混乱的个体松散网络」。

在《反俘获》[41]中,Spengrah 写道:「将去中心化与无需许可混为一谈是 DAO 领域最常见的错误之一。」Spengrah 讨论了反捕获的概念,这是一个框架,关于人类网络如何设计抵抗不良行为者治理捕获的系统。对于那些不能被简化为完全非人类的程序化功能的项目来说,抗捕获治理是一个更合理的目标。

消费者没有足够的追索权

关于去中心化的一个担忧是,去中心化的实体不会为消费者提供追索权。批评者认为许多(或大多数?)消费者不会关心他们的资产的自我托管(self-custody),许多人将很高兴声称「去中心化」是 Web3 的优点……直到他们的无聊猿被盗。如果用户因为恶意的行为者而失去了他们的资产,用户将如何拿回他们的资产?这个过程在一个去中心化的世界中如何运作?

1933 年 3 月,当美国从 20 世纪 20 年代末的大萧条中恢复过来时,富兰克林 - 罗斯福总统发表了关于银行危机和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出现的演讲[42],该公司为银行的储户提供高达 25 万美元的资产保险。他的第一句话就表明了当时的情况。

「我想和美国人民谈一谈银行业务——和相对较少的了解银行业务机制的人谈,但更多的是和绝大多数使用银行存款和开具支票的人谈。」

用户的需求

在当时(直到今天),许多人并不了解银行系统的内部运作。在不久的将来,许多人仍然不理解或不关心底层区块链的机制,但解决方案将存在,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比如,想要拥有无聊猿或参与 DAO),而消费者不需要了解该系统的具体作用原理。通过迭代的过程,社会自身会学习和改进[43]。同样的情况也会发生在加密货币上。

保险将变得更加强大,无论是用户还是协议本身(或两者),都将为这些类型的损害提供程序性保险。钱包的用户体验将得到改善(见 Argent[44] 或 Rainbow[45] 的优秀钱包用户体验),使得自我托管的负担减少,同时仍然保留自我托管的好处。

在一个拥有社会恢复钱包[46]的世界里,对失去 24 个助记词的恐惧将变得无关紧要,解决方案将继续涌现,以满足那些希望享受去中心化系统的好处、同时仍然确保在困难情况下对潜在援助的合理索求。最重要的是,中心化组织将与去中心化组织协调,以保留去中心化系统的好处的方式提供这些解决方案,同时创造一个适合其个人用户群愿望的用户体验。

中心化的实体证实了中心化

存在于加密世界的中心化实体——如 Celsius,一个中心化的交易所——经常被用来证明加密世界不是真正的去中心化。这种说法恰当地针对那些声称去中心化为卖点的项目,以吸引用户到一个明显的中心化(任何定义下)的项目,包括最近加密货币中的许多灾难事件(例如 Luna 和 Celsius)。这些批判不为过。

但是,正如在这篇文章中详细描述的那样,去中心化的系统并不只是完全横向分布的系统,相反,在判断一个项目的去中心化水平时,有几个单独的组成部分需要考虑。最关键的是,「系统内的中心化实体证明了系统的中心化」的批评往往忽略了数据可移植性的想法。Polygon 的首席信息安全官 Mudit Gupta 称数据可移植性是「去中心化的能力[47]」。

中心化的系统可以存在,并为最终用户创造价值,使其更容易与无需权限的区块链互动,但最终,区块链给用户提供了带着自己的数据退出的能力。如果 OpenSea,一个中心化的 NFT 市场,决定审查在其平台上销售的 NFT 的一个子集(通过不在 OpenSea 用户界面上显示),或者如果 OpenSea 决定开始向用户收取更高的费用,用户可以简单地停止使用 OpenSea 并转移到其他 NFT 市场。

OpenSea 实际上并不持有用户的 NFT,它只是一个展示和交易的场所(重要的是,一个拥有大量流动性的场所,这使得市场更有效,价格发现更好,但,仍然只是一个场所)。

( 作为附带说明,OpenSea 最近推出了 Seaport[48],一个巩固其市场的去中心化协议)。

传统的互联网公司不给用户提供数据可移植性的灵活性,因为他们没有被激励这样做,但基于区块链的应用程序必然有嵌入到他们的操作中的数据可移植性。虽然中心化的加密货币公司可以创造效率(如组织流动性,提供客户支持,以及标准化用户界面),但用户退出系统的能力,对中心化实体对系统的权力以及最终对其用户的权力提供了制约。

无效的治理和潜在的寡头

关于去中心化将带来无效治理的批评可能是目前对这个生态系统最真实的批评。截至 2022 年初,去中心化组织的治理在很大程度上是无效的——参与度很低,纯粹的代币投票,就像大多数去中心化组织一样,逐渐产生各种内在的问题[49],可能会比之前产生更多的寡头系统。

Coinbase / Paradigm 的 Fred Ehrsam 在 2017 年写了一篇关于基于区块链的治理系统[50]的前瞻性文章,指出了链上治理的一些好处和问题,以及未来的方法。最终,去中心化的治理是否能与传统的中心化治理系统一样有效(或更有效),还有待观察。

24小时热点

​张庭夫妇:收割完国内100亿再转战马来西亚!比炒币来钱快多了

区块链网QKLW.COM记者报道:张庭夫妇收割完国内100亿 ... 置顶

8814

网信办整治“币圈”乱象,关闭上万个违规账号和105家网站

网信办整治“币圈”乱象,关闭上万个违规账号和105家网站 ... 置顶

45961

加密交易平台Hotbit在8月11日爆雷了

继安银(AEX)、虎符(Hoo)之后,又一家虚拟货币交易平台 ...

4158

MakersPlace

加密货币基金三箭资本欠35亿美元爆雷

加密货币基金三箭资本破产清算的更多细节被曝出。 ...

3705

zTag

加密期货交易所 CoinFLEX爆雷

加密货币冬天让 Nuri 资不抵债,而 CoinFlex 正 ...

3688

宙核

以太坊 Gas 费真的越低越好吗

高 Gas 会导致糟糕的用户体验,但也能为以太坊带来性感的市 ...

1037

比特币康先森

美债收益率创11年新高 投资者抛售风险资产 美股、加密市场被“双杀”

华尔街自 6 月以来最糟糕的一周刚刚结束,美股期货本周再次大 ...

2573

洞壹元典

瞄准高净值客户 新加坡星展银行计划扩大加密货币业务

金融时报消息指出,尽管存在加密货币熊市,新加坡最大的银行仍计 ...

4151

秦储

Tornado 混币器有可能爆雷

隐私对于 Crypto 来说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很多人不以为然 ...

8941

One Art数字藏品

全球前十交易所BKEX招募合伙人,高额佣金天天返!

当前的加密市场是大趋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身兼数职。交易所板块 ...

39661

BKEX(币客)

Sui 生态中有哪些项目值得关注

近期,在新一轮公链叙事中,有着 Move 双子星之称的高性能 ...

4792

LBank

吸血、迁移与资本局 Move 公链大火背后

区块链网QKLW.COM记者报道:“这个 Aptos Bui ...

1717

1inch

热点专题

以游戏带动引擎发展实现功能迭代与技术演进

游戏引擎作为游戏创作工具与游戏运行的底层控制器,着力于在虚拟 ... 置顶

24543

2022年打假总结:存活近3年 疯狂的“传销币”GEC是怎么苟延残喘至今?

币圈从来不缺乏资金盘或是传销币,但多数都不长久,一夜之间项目 ...

2756353

加密兔

2022年打假总结:Pi Network项目的传销性质Pi币

曾经,号称“走路就能赚钱”拥有大量用户和广泛影响的国内APP ...

2159467

文昌链

国内460种传销币套路和骗子币名单大曝光

全员警惕!!!国内460种传销币套路和骗子币名单大曝光(附全 ...

1468618

Coin Metrics

柴犬币SHIB来了

受狗狗币启发,柴犬币(SHIB)近两天被创造出来。

1195451

Luart

专门忽悠企业家的中国十大骗子大师

“大师”的伎俩: 最近几年,在网络、机场的书店, ...

1144342

希壤

非常硬核的LP流动性挖矿的核算

2021年1月19日20:00MDX正式上线交易挖矿和流动性 ...

1067608

RMRK

什么是去中心化交易所(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交易所,它不将用户资金和个人 ...

1053018

bitFlyer交易所

骗走了中国人5000亿MBI集团的“易物币”长什么样的

人性终究还是舍弃不掉自己贪婪的一面! 今年10月 ...

823414

a16z

在Mdex上挖矿教程

Mdex是火币生态链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Mdex挖矿于1月1 ...

752806

大都会资本

国家区块链相关政策汇总

据零壹智库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2月,国家层面共计出台 ...

652259

利得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