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加密世界「头号玩家」的神秘面纱

专访Zee Prime Capital 创始合伙人:揭开加密世界「头号玩家」的神秘面纱

在结束了早期自诩为「以及其他资本(And Others Capital)」(一般来说加密领域媒体再报道融资新闻时喜欢只列出知名 VC,而把不知名的机构省略并简写为「among other investors」)的阶段后,Zee Prime Capital 在 2020-2022 这个加密市场的周期中后段脱颖而出,目前已经建立了在一层公链、基础设施、DeFi 以及游戏应用等众多领域均有涉足的完善的投资版图。

Zee Prime 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他们的创始合伙人之一 Fiskantes 的影响力的建立。这位自称为 「风险共产主义者」的神秘人物在 Twitter 上用非常酷的文字锐评市场以及社会现象,并抛出了一些相当精彩的观点。他曾经根据一个 200 年前被提出的能源消耗悖论,正确预测了高吞吐量的区块链最终会被堵塞,并预见到了 NFT 赛道的爆发,这都成为了 Zee Prime 持续成功的关键。该公司现在同时管理着多个基金,包括今年刚刚募集到了 3500 万美元的旗舰基金 Zee Prime II。

然而,Fiskantes 的旅程绝非一帆风顺。他曾是一位痴迷牌桌的扑克玩家,也是一个并不成功的奶酪商,曾经一度因为生意失败而濒临破产,不过此后凭借房地产投资重新积累了一些资产,并最终在加密货币领域取得了当下相当可观的成绩。

在采访过程中我们了解到,Fiskantes 相当充实的知识储备很大程度上源自于其长期保持的阅读和自学习惯,而 Zee Prime 正是 Nansen 监测的一个非常著名的 Smart Money 钱包的所有者,以及想要在加密货币市场投资中成功,必须要学会掌控自己的情绪。

以下为采访实录:

Nansen:你是如何开始投资的?曾经接受过相关的培训吗?

Fiskantes:我记得在大学时,我试图尽可能多地攒钱,做暑期工,比如在活动中做保安。我曾在宜家的仓库工作。我也在读一些关于如何实现财富自由的书。学习法律对我来说变得非常无聊,我开始觉得我需要做别的事情。

我发现了一些股票经纪人发起的挑战,他们为了在大学里推广他们的服务,他们会给你开一个有 10 万美元模拟资金的模拟账户进行交易,在特定时间段内收益表现最好的参与者能够赢得一些奖金。

要知道我来自一个非常小的国家的一个非常小的城镇,所以在参加那个活动之前我对股市一无所知,我只是凭运气随便买了一些股票,最终意外取得了不错的结果,知道那时候我对于这个市场实际上还是没有任何深入了解的,但我发现这可以赚到钱之后,我下定决心要攒钱开始做金融投资。

那时候我读了很多关于投资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是 PokerStrategy.com 发布的关于如何在网上成为扑克职业玩家并赚钱的 PR 稿。后来我才知道那篇文章是我现在的一个商业伙伴 Pavel 写的,当然这不是故事的重点。读了这篇文章之后我直接飞到了直布罗陀去向他们请教,此后就走上了通过打扑克比赛攒钱的道路,在打了大概五六年专业比赛后,我积攒了一笔不小的存款,也在一边攒钱一边投资。

到了 2011 年左右我开始研究价值投资,这与过去 12 年中产生巨大回报的大多数加密货币或股票非常不同。当时 PokerStrategy.com 团队建立了另一个项目,叫做 Tradimo,用于交易和投资。我并没有深入参与其中,但我在早期帮助了社区建设。

那时候他们一直谈论 Facebook 的 IPO 和类似的一众成长型科技股的前景。我是那个试图推动更多价值投资方法内容的人,但没有人真正关心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想追逐科技股,现在回想起来,这确实是个更好的策略。毕竟泡沫破裂至今科技股的回报要远超大多数巴菲特推崇的价值投资的回报率。

在 Tradimo 的团队中,一个来自荷兰的家伙买了比特币,那是我第一次接触比特币。他说,「这是一些新事物,我们应该关注它,我们应该写一些关于它的文章。」当时我并不是这个平台的真正决策者,但我说这很愚蠢。让我们专注于一些严肃的事情好吗?所以在我与比特币第一次接触之后,我忽略了它三年之久。

直到后来我在接受比特币支付的在线扑克室参与了一些牌局,我才开始慢慢进入加密货币世界。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转变过程,从一个对所有事情都很悲观的大怀疑家,直到我遇到一些来自这些加密货币无政府主义运动的黑客,在和他们的交流之后,我在 2016 年到 2017 年前后对这件事的判断方式变得非常意识导向,对我来说,加密货币的价值在那个时候更多是关于意识形态的变革而不是赚钱。

Nansen:听起来你是在同时学习多个不同领域的多种技能。你认为这有助于你的成长吗?这一切是如何有机结合起来的?

Fiskantes:事实上,有时我感到焦虑,只是因为我知道我一生中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学习所有我想学习的东西。在学习方面,我的偏好是非常广泛的,但我真的没有专攻某一点,因为我觉着不能真的花非常多时间只学习一件事。

与之相比,比方说我有些扑克界的朋友,他们都非常深入地只玩扑克,几乎就像自闭症患者,对扑克中可能发生的每一种情况都了如指掌,但在生活中的其他方面可能会像个「白痴」,他们甚至可能去宜家买把椅子都会迷路。

所以对这些人来说,当扑克不再赚钱时,他们基本上没有太多的机会转向其他领域,除了加密货币。他们中的许多人现在都在加密货币领域,因为这也是一种非常有趣的游戏。我总是想做更多。我总是想做生意。我总是想走出家门做更多的尝试,也许是一些比打牌更有价值的事情。

在我放弃法律研究后,我学习了三年的应用心理学,因为我想拥有一个大学学位。另外,这对我来说真的很有趣,弄清楚人类的思想是如何运作的,特别是当我在压力下打扑克时,这方面的知识储备会帮到我。

所以对我来说,当务之急是尽可能多地学习不同的东西,在生活中摸索出适合自己的路。我觉得,要想拥有优势,要么就是要非常懂行。比如你投资房地产,如果你投资在一些你非常熟悉的地方,你知道价格,你知道这个空间将如何进一步发展,当然是非常有帮助的,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你只能去投资一些超级新的、没有很好规划的前沿领域。

在正式投身加密货币领域之前,我花了不少时间试图弄清楚虚拟现实(VR),这项技术在 2016 年迎来了一个小的牛市或炒作周期,但对我来说,这并不是真正可操作的东西。这只是一个有趣的爱好,那段时间我尝试了很多东西,不过在我正式接触加密货币之后,我把我用于投资的大部分钱和我从扑克中赚到的钱,几乎是我所有的银行存款,投入到了一家也许你听起来会感到有些「奇怪」的公司之中。

这是一个我可能从未分享过的故事,但它超级有趣。当时在东欧有一家公司,基本上专注奶酪市场,会出品像高达这样的陈年奶酪,通过陈化几个月后出口赚取可观的收益。当时在我看来你需要的只是某种安全储存的基础设施,然后你只需要分销,把它卖给超市、葡萄酒商店等,就能大赚一笔。

这家公司在纸面上的数字看起来非常好。我向它投资了很多钱。我认识这个创始人,当然我可能没有那么了解他,因为后来发现他在一边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他有一笔巨额债务,他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而这个企业基本上破产了,我因此损失了很多。

2016 年左右,因为我越来越喜欢加密货币,不再仅仅是一个使用比特币兑换筹码的扑克玩家,也去阅读了比特币白皮书,并进行了一些加密货币交易。回想当时,试图投资于实体或现实世界的业务,真正试图在食品行业做一些事情,对现在的我来说是疯狂的。这是很难想象的,因为食品为代表的这些实体行业是很难渗透的。

那个奶酪公司倒闭得相当快,当我在开始了解加密货币的时候,当然我觉得它不会一直保持飞速发展的态势。但是,在这个空间里确定方向仍然比在现实世界里做事情要方便得多。

Nansen:在投资奶酪公司被骗的过程中,你认为自己收获了什么?

Fiskantes:最大的教训当然是风险管理,尽管我之前已经经受过了一些教训,但这次的教训更加「透彻」。另一个是,在纸上的想法和数字与实际执行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

我非常肯定,如果这个业务由其他人来经营,也许有更多的资源,更好的分销网络和更好的组织,我想它会相当快地赚很多钱,甚至与一些科技行业相媲美。但是,这一切都与团队和执行有关,如果我在与人打交道和与试图建立的团队谈论业务方面更有经验,我本可以更早发现这一点,但我没有,这与投资股票或玩扑克非常不同。

Nansen:看起来你的早期经历是进入加密货币的完美课程。你研究心理学,你研究赌博策略和扑克的心理方面,你研究市场。你带着你希望别人拥有的确切技能进入到了加密货币领域。

Fiskantes: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认为我比我认识的一些人准备得好得多,这些人是律师或做其他事情,然后试图买一些加密货币投资当作副业。但是,加密货币在早期仍是一头很难被驯服的野兽,我也犯过很多错误。

当然,经历了奶酪的生意失败后,我再也没有犯过关键性的错误。我从来没有使用过杠杆,也没有因为在一个项目上投资过多而让自己的屁股受伤。但我也经历了 ICO 热潮,那些被包装的非常精致的项目吸引了我,我参与了投资,但最终大多数都失败了。

是的,我认为我绝对比大多数人有更好的参与加密货币市场的知识储备,甚至从心态或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我真的不介意波动性,我不介意输钱。对我来说,这很正常。我不会花太多时间粘在价格图表上,纠结于比特币的下一步会去哪里。这也是一种优势。

Nansen:我们谈到了早期的失败以及从中得到的教训。那么有没有一些成功的经历值得分享呢?

Fiskantes:我的股票价值投资策略还不错,但从来没有真正产生过任何超额回报,所以我基本上放弃了,进入了 ETF 被动投资阵营。因此,即使它做得很好,我也不会说我的股票投资多么成功。不过有一笔投资确实是很正确的选择,那就是我在 2014 年买了一套公寓。

当时购买公寓对我来说是一笔非常巨大的投资,我通过抵押贷款支付了 50% 的房款。对我来说,我在想,好吧,这可能是我生命中最大的一笔投资,所以我需要真正让它变得重要,并关注它。现在,与我现在所拥有的相比,这个数字并不大,但在当时,这是一笔巨款。

实际上,我花了很多时间利用我的顾问去做尽职调查。我雇了一个顾问,他是建筑检查机构,为那些想买房地产的人做私人检查。因此,当我去实地考察时会付费让他陪同我,他会带着他的工具,测量墙壁的湿度,检查窗户是否有良好的隔音效果等等所有的东西,并给我建议,告诉我应该以多少钱进行谈判。他在这个过程中起了很大的作用,我至少看了 30 多套公寓,然后我买了一套起初看起来相当可怕的公寓。

这套公寓的地理位置非常棒,但当时的房屋状况非常糟糕。如果你是一个根据情感或事物的感觉和外观的好坏来决定的人,你就不会买它。而这个人说告诉我说,这是迄今为止我们看到的最好的地方。我知道它看起来很可怕,但它将非常容易进行重建,而且结构上一切都很好。这套公寓的地理位置、社区配套以及价格都很棒,你应该马上买下它。所以我就这么做了。

然后我就开始了重建,并在五年后以比那段时间的平均房地产市场回报率大得多的涨幅卖掉了它。整个翻新重建的过程让我非常舒适,那时候我想也许我可以用这种方式做更多的房地产投资。但后来加密货币暴涨,我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但这可能是我最大的非加密货币投资胜利,这不仅仅是运气,实际上是我做了详实的前期调查和准备工作后收获的回报。

Nansen:我发现在上述的几个故事中,你都很喜欢找到这个领域的专家进行直接交流。当你刚开始接触扑克的时候,你去了直布罗陀。买房子的时候,找来了一个顾问。你现在还这样做吗?在 Zee Prime 进行投资之前,你们是否会去邀请对应领域的专家呢?你现在是如何进行这种尽职调查的?

Fiskantes:加密货币是一个快速发展的新行业,你并没有真正拥有其他行业的那种专家。但是,去年我们开始关注游戏。主要是因为我们的一些合作伙伴特别是 Pavel,我刚才提到的,来自直布罗陀的这个扑克公司的家伙,他建立了一个巨大的游戏公司,不仅包含扑克游戏,也有一些其他的游戏。他做了 11 年的游戏专家,因此,他了解游戏,知道如何让游戏变得有趣和有利可图,他的认知比现在投资加密货币游戏的绝大多数风险投资商还要多。这是一种幸运的巧合,我们成功招揽了他并利用他的人脉雇用到了更多这个领域的专业人才。

为此,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小团队,现在正专注于游戏赛道。除此之外,我们正在雇用那些我不会说是专家,但我们雇用了来自传统金融的相当聪明、年轻和饥饿的大脑,他们现在正在分析一些 DeFi 机会。团队早期更像是一群来自不同背景的人聚在一起,但现在随着我们的规模扩大,我们正试图有条不紊地建立一个个专项团队,他们有方向性地专注于我们所投资的各个领域。

也许我们很幸运,我们正在赚取大量的回报。未来也许会将我们的投资扩展到其他一些我们认为对推动人类文明发展有必要的领域。因此,我们可能会聘请一些外部专家和顾问来帮助我们进行投资,也许更被动,不像我们对加密货币那样亲力亲为,但也许在未来三到七年,我们会考虑的...... 关于这一点我不想透露太多,因为这只是我们内部的头脑风暴。但我们正在严肃讨论这件事情。如果有足够的资金,我们可以帮助实现一些现在看起来遥不可及的梦想。话虽如此,我们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们也永远不会是。因此,我们可能需要一些外部帮助,并更多地进行被动投资。

Nansen:这是你在这次采访中多次提到的,我也看到你在推特上谈论过这个问题。以更高的目标进行投资似乎是你的一个动力。

Fiskantes:是的,我的意思是,翻转硬币很有趣,而我也做了我该做的事,尤其是 NFT。这很有趣,但它从来不是主要的动力。经过一段时间后,你会意识到,如果你买了一艘更大的游艇,如果你的屏幕上有一个更大的数字,你不会更快乐。我不知道其他人用钱会去做些什么,但你可以做的是,要么停止如此专注于你的事业和投资,开始做其他事情,比如专注于你的健康,或者至少有一些更高的目标,为什么你积累了所有这些数字,将来要用它们做什么。

我有点试图做到这两点。我的合伙人和我都觉得,我们需要回馈,或者找出那些能真正推动人类进步的领域,这些领域可能发展不足,或者资本以某种方式被错误分配,或者存在一些低效率的状况,我们将尝试找出如何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它们,如何将它们转移到可能对我们所有人更有利的地方。

这听起来有点老套,但我有点觉得,在一天结束时,这是最纯粹的动力的形式。你必须有比自己已经拥有的更大的梦想,并试图帮助一些可能超越你的东西。

而这恰好也是加密货币正在做的事情。有意思的是,这么多的人在人生的早期就变得非常富有,不需在建立公司后等待 20 年或者更久。我们不希望在我们年老的时候看到世界被破坏。因此,我认为从纯粹的 「让我们的资产上升到什么程度」的思维方式转换到,比方说,让我们生活在一个更绿色、更愉快的世界里,更有意义。

Nansen:加密世界中出现了很多「神童」,你认为是否有一些人天生就适合做交易?这是可以学习的东西吗?它是可以通过训练培养的技能吗?

Fiskantes:我认为你需要有一些知识储备才能做到这一点。当然,这其中有很多是需要经过训练的。如果人们不是,从小就接受训练,或者不习惯于冒很大的风险,就很难在加密领域中快速积累财富。

特别是对于交易来说,在那里你真的被粘在屏幕上,并试图在一个充满噪音的环境中非常快地对大量资金做出快速决定。你需要有某种特质...... 我不知道怎么描述,但我觉着是你需要让一些东西在你的内心深处「死去」。

Nansen:具体是要让什么「死去」呢?

Fiskantes:你的内心需要有一些东西是死的,或者换句话说,就是你要让自己对一些事情波澜不惊。你知道,有些人一想到钱就会非常激动。我们和扑克玩家有这样一个游戏,我们去酒吧,喝一些酒,然后我们会向酒保提出抛硬币。如果我们输了,我们支付三倍的价格。或者如果我们赢了,我们什么都不付,他需要用自己的钱来支付。

对于酒保来说,尽管这显然是一个增值策略,因为你是在冒着 1 的风险赢取 3 的 50-50 的机会,但事实是一般酒保们都不会接受这个条件。

大多数人都非常厌恶风险,损失的概念对他们来说要比赢得更多金额的愿景更痛苦。因此,我觉得你需要成为一个也许不觉得风险太大的人,但同时,你也不应该沉迷赌博。毕竟确实也有许多人沉迷于数字疯狂上升和下降所带来的多巴胺刺激。

所以对我来说,数字并不那么有趣。我记得玩扑克时,那只是一种磨练。我只是坐在那里,每天玩几个小时,然后高高兴兴地去做别的事情。而有些人真的上瘾了,他们完全不能离开牌桌。

Nansen:对你来说,什么是痛苦的?在交易中,一定有一些事情真的让你的内心「撕裂」过。什么是痛苦的?

Fiskantes:比方说,我因为马虎的原因错过了一个成功的项目,或者因为马虎的原因错过了什么。当一切都快速上升时,这些机会就让我感到有点不知所措。而且,是的,犯马虎的错误是痛苦的,即使我并没有真的因此而赔钱。

但另一件事,这更多地是从投资的角度来看,我看到的另一件痛苦的事情是,我同情那些承受巨大压力的建设者们。他们是那些肩负着真正创造重要的、有趣的和创新的东西的人。而这些人得到如此多的仇恨和如此多的压力。我觉得这些人正在努力为之工作,非常辛苦。而我们的想法仅仅是抛售他们的代币获利,仅此而已。

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有点痛苦的事情,当我看到非常好的项目和非常好的、善意的团队,他们正在挣扎,只是因为象征性的东西因为时间问题而倒下了,而社区又把问题一股脑儿地堆在他们身上时,就会让人感到崩溃。每次当我想离开这个领域或有一个长长的假期时,通常与这样的事情有关。

我们愿意去支持那些创始人或者开发者,尽管他们可能有古怪的个性,或者他们的设计有缺陷,他们可能应该更积极地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一直偏爱那些能够在一些创新领域制造声响的人们,有时即使事情没有成功,但它非常受人关注,我就会觉得这个世界正在向前发展。

Nansen:我发现被 Nansen 标记的 Zee Prime 的钱包非常少,这方面是出于安全考虑吗?

Fiskantes:说到 OPSEC,因为我可能是我们团队中最经常面对公众的人物,除了我自己的资金,我个人不控制任何其他资金。有时候我可能会测试一些新项目也会买一些 NFT,我也是一些多签钱包的备份,但是我从不主动进行任何签名操作,对于这一点我非常小心。

Nansen:谈谈 NFT 吧,我翻看了你的个人账户的链上交互记录,在 10 月 21 日前后有一个巨大的活动高峰,也正是在那个时间点你开始玩 NFT 游戏了。这个市场有什么特别吸引你的地方吗?

Fiskantes 个人账户链上活动记录

Fiskantes:说实话在我们的团队里,我对于 NFT 资产的判断一直是特立独行的。几乎所有人都说这就是一股莫名其妙的时尚潮流,但是我一直让他们去深入研究和挖掘这个领域,去寻找机会。

当我还在玩扑克的时候,东欧有一个自营交易平台在招聘交易员,他们会在华沙证券交易所和维也纳证券交易所之类的那些股票流动性很差的小交易所进行高频交易。你可以人工实现现在做市商算法自动做的事情,你可以用非常傻瓜式的方法赚很多钱。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了一些关于如何「玩」订单簿的技巧。

我在那里呆了三个星期,我意识到我不想天天穿着衬衫打着领带去办公室,然后我就辞职了,但我学到了一些技巧。所以去年我实际上发现,你可以在 NFTs 中实现类似的操作,因为这些市场的流动性很差,它们很难自动化。所以我在做这个,但实际上我也只是想买一些彩票,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冒出来。

订单簿策略其实并不复杂。顺便说一句,你也可以在 2017 年初或 2016 年底在 Kraken 上做这个。基本上你所做的是你看到一些资产的买入和卖出之间有很大的差价。

Fiskantes 已实现收益记录

我并不经常去做这种操作,但我只是想明白了这是一个可行的策略,如果不是超高的以太坊费用,它可能是学习如何做这种交易的最好地方,但也正因如此它并不适合每个人。

此外,当有人意外地上架稀有度非常高的 NFT 时,你就应该迅速买下它。我也是这么做的,如果我真的专注于此,我想我可以在这项活动中获得相当不错的回报。但是在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在经营我们的基金了,我对整天只是「蹲点捡漏」不感兴趣,那是我打了五年扑克的事情,所以这不应该是我余生中一直做的事情。

现在,我觉得 NFT 市场已经饱和了。市场上充满了山寨货,不像我以前玩的时候那么刺激。现在我已经不建议大家直接买 NFT 了,而应该多去研究一些 NFT 游戏应用或者 NFT 基础设施之类的项目。

Nansen:加密货币市场中,人们经常会说像你这样强大的市场参与者在幕后控制着整个行业的动向。你怎么看这种观点?

Fiskantes:我并不是那种会在很多私人群组中出现的所谓业内人士。如果有任何聊天群是如此重要,以至于能推动市场,我肯定不会加入。不过事实是幕后交易和内幕信息是不可避免的。我不认为它与其他行业不同,只是由于加密市场很新而且发展迅速,这导致那些小小的信息不对称在这个市场中有价值的多。

现在我已经有点厌倦了,不再像四五年前那样满眼星光,天真烂漫。当时我更倾向于相信所有的加密货币都是为了让机会平等,让一切更加去中心化,更加民主。

不过在某些方面来说,它确实仍然在朝这个方向发展。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每个人都可以建立智能联系,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平等的机会。然后,共同点只是纯粹的艺术技巧,即弄清楚如何在没有任何后台的情况下比别人更好地玩 DeFi/MEV 游戏。而且如果游戏是全球性的,它可以在任何地方。你只需要你的电脑,突然间你就可以置身其中。你可甚至以从你妈妈在巴基斯坦的地下室赚到十位数的资产。

钱包分析

作为采访的一部分,Fiskantes 分享了 Zee Primes 最成功的一些投资,包括早期的赌注 Synthetix 和 Solana,以及在 1 美元买入 Luna。 Fiskantes 还透露,Zee Prime 在快速发展,有多个其他实体在同一屋檐下运作。这包括 Sigil,一个以 DeFi 为重点的流动性押注工具,以及一个新加入的家族成员:Devmons.gg。

对于活跃的 NFT 交易者来说,Devmons 可能是一个熟悉的名字,这是一个非常活跃的 GameFi 和 NFT 玩家的 ENS 地址名称。

Devmons.eth 已实现收益记录

Devmons 拥有超过 1600 张的 Parallel 卡牌收藏,并在 Goblintown 和 Forgotten Runes Wizards Cult 等系列的炒作中大获成功。

他们目前的投资组合以 Parallel 为主,还持有大量的 Forgotten Runes Wizards Cult 衍生作品、Loot 以及 Pudgy Penguins。

Devmons.eth NFT 投资组合

最近几个月的时间里,该地址一直专注于增加 Loot 持仓数量,并且尝试了很多前沿的游戏项目。此外,Devmons 还是一个「空投专业户」,已经成功地在多次代币空投中收获了大量代币,仅仅是 Forgotten Runes Warriors Guild 一个项目他们就收到了二十多个 NFT,价值超过了 5.5 个以太坊。

24小时热点

ibox数藏平台暴雷!彻底的凉凉了!

因为NFT的爆火,连着NFT相关平台也是热度高涨,可是越是爆 ... 置顶

129971

现在是投资加密货币的好时机吗?

最近加密市场不断下行,市场情绪低靡,大多数山寨币已显颓势,尽 ...

334

布洛克

Web3在遥远的未来?不 它已经来了

FaceBook更名MeTa,让元宇宙一词火爆出圈,一时风头 ...

4884

大币网

数藏平台的合规与利润博弈:藏品滞销、用户流失VS炒作不断、平台稳赚

在众多二级市场平台的围剿中,幻核、鲸探等大厂的用户正在流失。 ...

21455

汤姆猫元宇宙

X2earn: 最容易理解的Web3范式之一

目录: 1.    X2earn: 最容易理解的 ...

13266

Lootcakes免费游戏网络

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管理系统备案

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仅对备案主体所从事的区块链信息服务进行登记 ...

236983

NFTs代售

如何解决DAO内冲突?

本文深入探讨了正视 DAO 内冲突的重要性,并提供了解决 D ...

11030

阿瓦隆矿机

Web3 有7大颠覆性概念

要想在未来取得成功,你现在必须要学习 web3 了。 ...

6672

一棵树的声音

7 个板块的Web3 社交赛道蓬勃发展

Web3 社交赛道蓬勃发展,50 个入选项目来自社交通讯、社 ...

2890

宙核

Web3 领域开拓组织创意生产的新方式(之二)

受访者一致认为「人们现在最容易获得报酬的方式是通过资助」,这 ...

2167

大币网

Vitalik 上海峰会演讲全文:以太坊合并或将在 8 月开始

Vitalik Buterin 分享了以太坊合并等最新进展, ...

12563

CryptoRank

热点专题

以游戏带动引擎发展实现功能迭代与技术演进

游戏引擎作为游戏创作工具与游戏运行的底层控制器,着力于在虚拟 ... 置顶

14157

2021年打假总结:存活近3年 疯狂的“传销币”GEC是怎么苟延残喘至今?

币圈从来不缺乏资金盘或是传销币,但多数都不长久,一夜之间项目 ...

2744532

加密兔

2021年打假总结:Pi Network项目的传销性质Pi币

曾经,号称“走路就能赚钱”拥有大量用户和广泛影响的国内APP ...

1760770

加密兔

柴犬币SHIB来了

受狗狗币启发,柴犬币(SHIB)近两天被创造出来。

1181279

Luart

非常硬核的LP流动性挖矿的核算

2021年1月19日20:00MDX正式上线交易挖矿和流动性 ...

1044005

RMRK

什么是去中心化交易所(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交易所,它不将用户资金和个人 ...

1033883

bitFlyer交易所

骗走了中国人5000亿MBI集团的“易物币”长什么样的

人性终究还是舍弃不掉自己贪婪的一面! 今年10月 ...

788961

a16z

在Mdex上挖矿教程

Mdex是火币生态链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Mdex挖矿于1月1 ...

736117

大都会资本

国内460种传销币套路和骗子币名单大曝光

全员警惕!!!国内460种传销币套路和骗子币名单大曝光(附全 ...

657074

Coin Metrics

国家区块链相关政策汇总

据零壹智库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2月,国家层面共计出台 ...

625471

利得链

最近央行提出的DC/EP是什么?

2019年8月10日,央行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发表演讲,介绍了 ...

617791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