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PEN真是因为“数据合规”问题退出中国?

5月27日凌晨, STEPN官方突然发布了一条名为《关于清查中国大陆帐户的公告》,公告内容表示,为积极主动响应相关监管政策,STEPN 将清查中国大陆帐户,若发现中国大陆地区用户,STEPN 将依据使用条款对其账户于 2022 年 7 月 15 日(UTC+8)24:00 停止提供 GPS 及 IP 位置服务。

从一路高歌到退出中国大陆市场,STEPN所代表的区块链游戏(Gamefi)项目,究竟是虚实结合的创新,还是有一场庞氏骗局?STPEN因何清退大陆用户?其收集用户的数据,到底触不触犯我国的“数据合规”相关的法律法规?自带金融属性的NFT,在面向国内用户展业时,又是否存在一定的刑事风险呢?

一、STPEN链游项目,是虚实结合的创新,亦或庞氏骗局?

据STEPN联合创始人Jerry Huang透露,目前STEPN在全球拥有200万至300万月活跃用户,日交易费用净利润达300-500万美元,月收入更是高达1亿美元。

玩家在StepN通过跑步来赚取GST/GMT需要事先进行投资,即购买虚拟鞋(NFT)。当前,一双在Solona上的虚拟鞋地板价大概为500美元左右。

从创新性来说,和传统链游项目通过打游戏等活动获取奖励的方式(play to earn)不同,STEPN无疑在将虚拟与现实结合这件事情上迈出了一步,即通过“穿上”虚拟的跑鞋(NFT)来跑步获得收益,这种模式直接激励了用户参与到现实的跑步锻炼上来。

但从游戏的本质来说,STEPN作为一款GameFi游戏,其庞氏和金融化的游戏模型依然受到争议。简单来说,链游旁氏的特性是使得游戏自身不具备可持续性,即其发展无法避免的就是从先前的上升螺旋转入下跌螺旋,难以维持一种动态稳定盈利的局面。

以GameFi的龙头项目Axie Infinity为例,其就非常直观地向行业展示了一个链游项目的发展周期,其代币AXS自去年11月达到165美元的峰值后到如今跌至18美元,其销售额也从7.54亿美元暴跌至 500 万美元。

不过与算稳Luna不同的是,有人认为,虽然链游项目不可避免会遭遇下跌螺旋,但是迅速地被宣告死亡几乎是不可能的。IOSG Ventures分析表示,死亡螺旋的结果不是死亡,更不代表产品的失败,而是从X2E(边x边赚)的疯狂回归至产品本身的公允价值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发生前的潜伏期有长有短,发生时的下降速度有快有慢,发生后回归到的公允价值有高有低。此外,X2E模式同样也是人们迈入Web3的重要途径,激励机制不可避免的带有旁氏特征,但是却不能轻易称之为旁氏骗局。而有人则认为,一旦链游项目进入下跌螺旋,用户激励降低就会转而对项目失去兴趣甚至会彻底抛弃项目,大部分的链游项目也是如此“狗带”的。

我们认为,在实务里面,很难定义一个项目是庞氏还是创新,或者说,更多时候我们是从项目的结果来判断的,其经济模型一旦跑通就会被热烈追捧,失败则会被打为庞氏的标签。类比web2的项目,前期投入大量资金给予新用户奖励的模式是非常常见的商业经营模式,而链游项目在未来能否成功的关键还是在于是否能够提供用户所需要的服务,即游戏自身是否具有可玩性。如果用户从参与到项目一开始的目的就只有Earn,在这个目的无法满足时就会迅速抽身离场。

二、数据合规导致STPEN清退大陆用户?

从项目方发布的消息来看,其声称清退大陆用户的原因在于:

第一,GPS隐私信息是国家级安全问题。Nike、滴滴、谷歌之前都为此调整业务,在主权控制方面,团队操作符合长期发展。

第二,各媒体渠道恶意“做空”潮,官方在迫于压力的情况下采取了社群部分禁言负面情绪、发布清退大陆用户公告。

那么,STEPN官方发布的声称因数据合规问题而清退中国大陆用户的理由是否有一定依据呢?我国对于数据跨境又有哪些规定呢?

针对数据跨境流动管理问题,我国《网络安全法》第37条规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者在境内运营收集产生的个人信息或重要数据应当在境内存储,确需向境外提供的,应当进行安全评估。第66条规定:违反规定在境外储存数据或者向境外提供数据的,责令整改,并处以警告、没收违法所得、罚款、停业整顿、关闭网站、吊销许可证或营业执照。《数据安全法》明确出境管理要求,如第31条规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在境内运营中收集和产生的重要数据的出境安全管理,仍适用《网络安全法》的要求;其他数据授权由网信办联合有关部门再具体制定。

可以看出,《数据安全法》要求各部门制定“重要数据”目录,在出境上同《网络安全法》做好衔接,并授权有关部门完善制度。《个人信息保护法》设置跨境传输专节,明确了法律的域外适用效力,对于CII个人信息、达到一定数据的个人信息、普通个人信息的出境问题进行了分类规制,还规定了境外主体列入限制或者禁止个人信息提供清单制度。此外,《国家网络安全检查操作指南》《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条例》《数据安全管理条例(草案)》《数据出境安全评估办法(征求意见稿)》以及《信息安全技术数据出境安全评估指南(征求意见稿)》等规范以及相关的国家标准,它们也是数据跨境规范的详细补充。

从以上法律法规可以看出,我国对数据出境的管制主要包括两大类数据:一是重要数据,即涉嫌国家安全、国家秘密等重要数据,如高铁数据、金融数据等等;二是个人信息。尽管当前在《数据安全法》下,各部门并未出台详细的关于“重要数据”的目录,但从STPEN的整个商业经营模式来说,很难认为其收集的数据系重要数据。有业内人士则认为,STPEN系因收集个人信息而违反境内法律规定,即GPS信息属于《个人信息保护法》第28条所明确的“行踪轨迹”属于敏感个人信息。然而,STPEN所收集的信息真的能被认为是个人信息吗?依据《个人信息保护法》第4条明确规定,“个人信息是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与已识别或者可识别的自然人有关的各种信息,不包括匿名化处理后的信息。”

STPEN的用户都知道,和滴滴用户实名制不同的是,从下载软件到链接钱包按下“Start”开始“Earn”,STPEN从业务模式上并未对用户展开所谓的“KYC认证”, 看起来也并没有收集用户实名信息甚至金融账户等敏感隐私数据的情况,那么,理论上而言,STPEN收集的GPS数据是否就属于匿名数据,随机数据,且可以随意出境呢?如果我们排除STPEN违规收集用户信息的可能性,就目前法律法规而言,匿名数据的出境问题尚存法律空白,相关行业标准都还在制定中,但其已不属于《个人信息保护法》的规制范围,故而对于因出境个人信息受到管制的风险较低。反之,如类似境外链游项目存在收集个人信息的情况,随意出境则很可能因违规出境个人数据带来合规风险。

三、NFT:金融产品还是虚拟商品?

据STPEN项目方介绍,为迎合主动的数据合规监管要求而不得不清退中国大陆用户,我们认为,或许清退大陆用户还包含迎合中国大陆关于代币发行、NFT去金融化等更为严苛的监管政策。

尽管当前我国对于监管NFT行业尚未出台实质意义上的法律文件,2022年4月三协会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也仅属于行业自律公约。但一方面,其必然代表了国内对NFT行业去金融化、谨防炒作的一种监管态势,另一方面,无论是NFT还是FT,其本身都自带Token的金融属性,FT领域的大部分监管政策也同样适用于NFT,事实上三协会的倡议本质上也的确是在将FT的相关监管规则套到了NFT身上。

对于NFT,究竟是将其认定为金融产品还是虚拟商品,对实务之中民刑事司法的裁判都非常重要。

就民事纠纷而言,无论NFT还是FT,目前法律都尚未明确给予其或物权或债权甚至知识产权的法律属性界定,但在司法实务中,能否被认定为虚拟商品,且具有一定的财产属性的意义远大于法律属性的认定,因为这直接关系到当事人合法持有的NFT/FT是否会受法律保护,而认定其是否属于金融产品目前对民事合同纠纷的影响并不大,当法官相信合同当事人之间的业务活动会影响到“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因而要发挥司法的“社会功能”,引用“公序良俗”来认定合同无效时,无论认为其是否属于金融产品,至少FT对金融市场的外溢作用已经肯定。

从刑事角度而言,我们认为,当前的司法背景下还上不太可能将NFT相关发行活动纳入非法经营罪、擅自发行股票、公司、企业债券罪等。一方面,我国作为成文法国家,在我国证券法对证券“列举式”的定义背景下,尚无法律规定可将NFT或FT相关活动直接定义为证券发行活动,即便在愈发强调穿透式监管的逻辑之下,司法实务中将实质具有金融属性的NFT/FT直接定为证券或票据等的可能性并不大,即便存在将ICO发行融资活动定为非法经营罪的司法实例也是少之又少的,如罗某波、裴某毫非法经营罪(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法院(2020)湘0502刑初75号刑事判决书)。

另一方面,从我们既往的办案经验来说,链游等项目方在面向境内用户展业时,通过发行NFT或FT等方式的,更可能被界定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集资诈骗罪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等,毕竟对于大多数的公检部门来说,这几个罪名作为经济犯罪的常见罪名,收集证据和证明有罪都是更为“轻车熟路”的事情。并且,依据2022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决定》,网络借贷、虚拟币交易、融资租赁等新型非法吸收资金的行为方式被纳入非法集资犯罪的刑法规制范围,这也为司法部门提供了更完善的法律依据。

四、最后的话

毫无疑问,NFTs已经风靡全球,在无数人还不明白一张小图片为何如何值钱时,它所代表的对实物资产或虚拟资产的权属证明已经引起无数资本和学者的关注。无论是从经济学、法学或艺术学等角度,国外相关的研究也都已相继发出,而目前国内的研究还非常稀少,一方面鉴于国内环境影响,NFTs一二级市场被割裂开,另一方面,从关注事物本身的实用价值考虑,在充斥泡沫、诈骗、洗钱的NFTs市场,其保持正向螺旋的价值发现还有较长的路要走。从这点来说,无论STEPN项目是因为数据合规亦或其他原因清退大陆用户,以及其最终会走向何方,我们都无法否认其通过虚拟结合现实的运动方式将区块链游戏项目的价值发现往上推了一个层次,至于其他“绯闻”,是非功过留于后人评说。

24小时热点

元宇宙系列之Web3.0已具备体系性的基础设施

Web3.0定义:从后端生产关系革新开始。Web3.0是结合 ... 置顶

53204

Web3 基础设施框架之一

互联网从根本上改变了社会、个人和经济。 作为解锁前所未有的知 ...

493

江西功夫数字

常见的NFT骗局

区块链网专职打假记者李文浩报道:2021年以来,天价作品频频 ...

698

非小号

CC0也叫“知识共享”

区块链网专职打假记者李文浩报道:知识产权和版权问题是非常复杂 ...

357

启元数藏

Web3 基础设施框架之二

框架的指导性问题 当我们查看 Web3 的基础架 ...

302

iBear数字藏品

这些大品牌早就准备薅NFT羊毛

2022年春晚舞台上,国潮风浓郁的舞蹈诗剧《只此青绿》成为传 ...

27696

ONE数字艺术

亚马逊对加密货币和非同质代币(NFT)持乐观态度

亚马逊新任首席执行官 Andy Jassy 对加密货币和非同 ...

5759

Roblox罗布乐思

NFT:元宇宙核心身份识别标志

现阶段NFT尚处于发展初期,更多的应用于个人资产保护,是数字 ...

25209

T网

AI 合成照片都有可能会是个社会安全隐患

在未来世界,如果只看脸的话,你可能真的无法辨认真假。 ...

13121

Sup Ducks(超级鸭子)

为什么我们要升级原始的SpaceSwap版本?

为了消除初始v1协议的缺点和缺陷,SpaceSwap推出了升 ...

17456

ImToken 多链钱包

贝尔链崩盘后 疑似再启动新盘

币圈史上规模最大的资金盘之一——贝尔链,在近日迎来了崩盘结局 ...

10909

知信链

热点专题

元宇宙是基于多种技术打造的虚实相生的数字世界

当前,部分人士仍然认为元宇宙不过是混合现实和数字孪生技术的一 ... 置顶

37766

NFT艺术品到底是什么?

Beeple,“EVERYDAYS: THE FIRST 5 ...

2182570

Opera House

最全的NFT发展史

当我们理解一个新生事物,必须要首先了解其起源,通过对其源头以 ...

1679310

iBox

中国成功学十大“大师”

陈安之 陈安之,男,汉族人,1967年12月28 ...

1283366

MakersPlace

什么是IDO?这种模式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要理解IDO(Initial DeFi Offering)初 ...

1018765

Bitstamp交易所

有黑客采取新型 USDT 假充值手法

根据慢雾区情报,有黑客采取新型 USDT 假充值手法,黑客采 ...

829554

欧易交易所app下载

2020中国区块链行业报告

2019年对区块链来说是充满了机遇与挑战的关键性的一年。在后 ...

796345

知信链

深度解读元宇宙 Decentraland

Decentraland 基于以太坊构建,是由用户共同拥有并 ...

719141

ImToken 多链钱包

Uniswap是什么?

注意!币圈老虎机已开启

590824

量子链钱包

4种利用永续合约资金费率套利的策略

下文将介绍在保持市场中立的条件下,如何从永续掉期资金费率中套 ...

569525

Venly

国内NFT平台是怎么赚钱的?

2021年被称为NFT的“元年”,互联网巨头、各大企业、艺术 ...

558450

币客